第五章 独掌晋省军政(第十二节 培植军事干部)

时间:2021-02-2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军事干部是军队的脊梁,军事干部的培养为军队建设之必需。阎锡山在扩充军队,发展军事工业的同时,亦十分重视创办军事学校,培植自己的军事干部。纵观整个晋绥军军事干部队伍

  军事干部是军队的脊梁,军事干部的培养为军队建设之必需。阎锡山在扩充军队,发展军事工业的同时,亦十分重视创办军事学校,培植自己的军事干部。纵观整个晋绥军军事干部队伍,除了一些高级军官出身于保定军官学校外,基层干部多由省内军事学校培养。

  1917年,阎锡山独掌山西军政后,由于军队的不断扩编,对军事干部的需求也迅速增加。为了适应这一需要,阎锡山先后创办了多所军事学校和军官训练班,其要者如下:

  1917年的晋军入湘作战败北使阎锡山“更感到晋军战斗力不强,缺乏训练,尤其下级军官指挥无能,统驭无方,即决心从训练下级干部入手,提高指挥和统驭能力”。 [1]学兵团干部训练团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产生的。

  1918年秋,阎锡山责成第一混成旅旅长商震筹办一个基层干部培训班,为创办自己的军事干部学校进行干部准备。其时晋军共有4旅8团,每个团都附设一个学兵队。该班的学员主要从各学兵队招收,故而称为“学兵干部训练队”。干训队以商震为团长,负领导之责,另由第5团第2营营长荣鸿胪任中校团附,负具体之责。

  干训队虽属短期培训性质,但仍需报考,共计从投考的各团学兵队员中录取了300余名学员。所有学员统一编为3个队,每队辖4个分队,每分队有3名队附,全团共36名队附。队附多由保定军校第5、6期毕业归来之见习军官担任,后来晋绥军中的一些有名的将领,如楚溪春、李生达、王靖国、李服膺、张荫梧等,都是当时干训队的队附。

  干训队培训期限只有4个月。训练期满后,大部分队附及一部分学员留下来做了“学兵团”的各级干部。

  干训队4个月的培训,为阎锡山进一步创建军事干部学校,培养基层军事干部作了干部方面的准备。1919年6月,以学兵团干部训练队所培训的干部为基础,阎锡山建起了他第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军事干部学校“学兵团”。

  “学兵团”以步兵第9团的名义呈报北京政府陆军部,以“斌业中学”的名义报请北京政府教育部。但实质上则是一所地地道道的军事学校。

  其一,采取正规部队的编制。其学员是按照一个正规步兵团1200人的编制,从大同、临汾、潞安、太原四地招收的,具有高小毕业或相当于高小毕业文化程度者。1200名学员,按照正规部队编制编为3个营,12个步兵连,每连100人。营、连、排、班各级干部均有军职,3个营长由原干训队3个队长担任,连、排长多由原干训队队附充任。

  其二,享受步兵待遇。学兵团既以步兵第9团名义呈报陆军部,其经费即与步兵同津贴中士每月8元,下士每月7元,学兵按普通士兵,每月一律6元3角。

  其三,既学“普通课”,又学“军事课”。普通课有国文、英文、算术、历史、地理等;军事课以步兵典范令和野外操作为主。军事课由各连连排长负责讲授,普通课则聘请一批高等师范学校毕业的学员担任。

  其四,施以精神统驭。团内每周有一次精神讲话,由中校团附讲授“修身”;全团排长以上军官,每逢星期日须到督军署自省堂举行“自省”,亲聆阎锡山和其他高级军政人员讲话;学员每逢星期日在团内,有时也到督军署自省堂举行“自省”,由团长或其他高级军官讲话。

  其五,毕业从军。1925年夏,学员除出校充当下级军官者外,均于毕业后留团担任连、排长职务,成为晋军的军事骨干。

  阎锡山对学兵团寄予厚望,“1919年8月1日,学兵团第一期学兵举行开学典礼时,阎锡山亲临训话,大意勉以敦品励行,既要学得一般中学文化知识,又要具备初级军事干部学术水平;要在全省中学中树立模范,在全省官兵中当作榜样,以便将来担负全省保境安民的重大责任等语。”[2]

  学兵团(对外称第9团)以荣鸿胪为团长,以程绍岩为中校团附,张甲龄为少校团附。修业期四年,前后共招收学员三期第一期1200人、第二期600人、第三期500人,计2300余人。六七年之间,为阎锡山培养了一批数量可观的基层军事干部,对不断扩军带来的干部不足之缺憾,起到了不可忽视的弥补作用。

  1926年夏,阎锡山参与了直奉联军的所谓“讨赤”之役,与冯玉祥的国民军在晋北作战。国民军在几方夹击下,被迫撤至绥远五原地区。阎部乘势出击,将地盘扩大到了绥远地区。随着地盘的扩大,阎锡山更加注重培植军事干部,加强实力。是年10月,阎锡山将“学兵团”改为“山西军官学校”,正式打出了军官学校的牌子,使其名实相符。

  山西军官学校,系在原学兵团的基础上改编而成,原学兵团团长荣鸿胪任校长。校内科目,除原有步兵外,又增设骑、炮、工等科,计有四科。科下设队,将原学兵团第2、3期学兵,编为步兵两个队,骑、炮、工兵各一队,专授军事术科,规定二年毕业,毕业后充任部队中下级军官。同时,在校内又附设了炮兵速成班,召集现任炮兵部队中之排长及中、下士等共300余人,编为3个队,授以炮兵初级干部应具备之炮兵学术知识,培养了一批专业炮兵干部。晋军以炮兵实力强大著称,与此不无关系。因为阎锡山扩大军事教育规模心急,一些必备的办学物质条件和师资都不足。军校成立伊始,设备简陋,除步兵科器材尚敷使用外,骑、炮科之驴马、大炮等,均不敷教练应用,当时有人讥之谓“骑科没马,炮科没炮,工科又没架桥材料”。军事学科以基层军官任教,在战略战术理论养成方面亦有很大不足。

  1927年6月,阎锡山正式悬挂青天白日旗,就任“北方国民革命军总司令”,参加北伐。遂将“山西军官学校”改称“北方军官学校”。原山西军官学校学生,一律改为北方军官学校第一期生。同时扩大招收新生一千五六百名,并保持原步、骑、炮、工四科不动。北方军官学校到1930年停办时,共毕业学生三期。

  “学兵团自1919创办至1930年冬季北方军官学校第三期学生毕业时止,前后经过十二年的历史,由校长荣鸿胪一手经办,培训出了一批约有六千余名为阎锡山效命的工具,在中原混战中,已有不少学兵团毕业生升任了晋绥军中之高级将领,如于镇河、刘召棠、马良等均曾任师、旅长等职,其他中、下级军官分布在晋绥军中比比皆是”。 [3]

  “军官教导团”系收容编余军官和轮训在职军官的一个机构,成立于1926年。其时晋绥军与冯玉祥的国民军作战已毕,阎锡山为了整顿扩编部队,委派张荫梧为团长,楚溪春为教育长,成立了“晋绥军官教导团”,对编余军官进行整训。以后每战过后,即由教导团对参战部队进行整顿。

  中原大战之后,晋军编制大大削减,编余的两千余名中下级军官均集中于教导团内进行整训。但因其时阎锡山避走大连,无人震慑,团内管理混乱,没有结果。阎锡山复出后,于1933年秋季,对教导团进行整顿,将其中400余名军官编成“军官屯垦队”,遣往绥西五原地区屯垦,同时资遣一部。另将400余名编为四个军官大队,继续整训。“经过二年整训后,阎锡山感到陕西红军力量日渐扩大,为了防止影响波及到山西境内,1935年秋季,将全省划为十二个防共保卫区,以教导团训练之军官为骨干,又从部队中抽调了一批中、下士,组成了十二个防共保卫团,召集各县十八岁至二十五岁之青年,轮充受军事训练三个月,实行阎锡山所说的枪杆子以防共的办法,教导团的军官队从此就结束了。”[4]

  阎锡山在创办军事学校,培植军事干部,增强实力的同时,还在山西举办过各种专门学校,计有“山西陆军辎重教练所”、“山西航空学校”、“第三集团军骑兵教练所”等。

  “山西陆军辎重教练所”创办于1925年,主要培养军队中从事后勤之人员。教练所以督军署参谋长朱绶光兼任所长,以宁钊为教育长。招收高小毕业生及部队中具有同等学历的士兵为学员,进行训练,学期两年。所内所授科目有,步兵典范令、辎重勤务、兵站业务以及战术、筑城、地形、兵器、马学、卫生等简要教程。共招收学员两期,1929年第二期学员毕业后即行停办。

  “山西航空学校”大约创办于1926年,拟为晋绥军培养航空人才。是年阎锡山接受欧亚洋行法商之建议,以留法之杨如圭为校长,创办“山西航空预备学校”。学员有军官教导团保送而来者;有从山西军官学校挑选而来者;有从社会上招收之中学毕业者,共计60名。校内主要讲授:航空学、无线电学、气象学、测绘学、照相学,以及飞机原理等课程。学校成立时,山西仅有英国造爱佛罗教练机两架,德国造容克运输机一架,又新从法国运回海陆两用飞机两架。学校成立后,又从英国购回毛斯教练机六架。1928年,二次北伐时,只经过一年多训练的“航空预备学校”学员即参加了战斗,担任侦察轰炸任务。次年春,学校正式称为“山西航空学校”,对学员进一步施行高级飞行训练。学校实行淘汰制,到1929年冬,第一期毕业时,原招之60名学员,仅剩32名。第一期学员毕业后,学校即行停办。毕业生全部编入航空大队,随即参加了中原大战。

  “第三集团军骑兵教练所”成立于1928年10月1日,主要培养骑兵高级干部。二次北伐胜利之后,阎锡山在领有晋、冀、察、绥四省的同时,收编了这些省区的一批骑兵队伍。这些队伍都是利用“北伐”的机会,招收当地土匪骑兵扩充成军,素质不良,纪律极坏。这些地方骑兵是谁来就拥护谁,只知要粮要饷,不服从调动。阎锡山将这些杂牌骑兵队伍收编,成立骑兵军后,遂听从其骑兵司令赵承绶之建议,在骑兵司令部驻地大同创办“第三集团军骑兵教练所”,以真正掌握这支骑兵队伍,培养基层干部。骑兵教练所之学员分为军官、军士两个队,分别来自赵承绶原辖之步一团和骑兵队伍中选拔的青年军官与兵士。讲授科目,军官队:学科为简要骑兵教程和骑兵典范令,术科为马术和野战教练;军士队:学科为骑兵典范令,术科与军官队同。骑兵教练所两个大队共招收学员320余名,学期不足一年。第一期学员1929年6月间毕业后,即行停办。“毕业后,军官队学员分配到各骑兵团充任准尉特务长,少、中、上尉排长及少校连长等干部;军士队学员少数分配到各骑兵连充任准尉特务长,少、中尉排长,多数任骑兵连的上、中、下士等基层干部,分配不出去的,暂在各师、团、连内充当见习或侯差员。”[5]阎锡山通过赵承绶,利用骑兵教练所培养的这一批基层干部,从内部控制了关系复杂的骑兵队伍,对其实行了成功的改造,使其成为晋绥军之中坚。

  70多年前,这个星球上极为聪明和智慧的头脑,时常聚集在纽约比克曼酒店,讨论后工业时代层次的科学问题,其中包括冯·诺伊曼、图灵、维纳和香农等人。在一次讨论中作为信息史上划时代的杰出人物香农指出,信息的意义就在于消除对未知世界的不确定性,建立新时代的世界观和方法论。 从20世纪中期开始,信息成为衡量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简单而直接的指标,深刻影响和决定着我们的生活。我们能够说得出来的对人类产生巨大影响的发明创造,一大半都和信息有关,包括电报、电话、电影、无线电、大众传媒、计算机、移动通信、卫星技术、互联网等。可以讲,信息技术的发展历史,就是半部技术和商业进步的历史。 本书将信息的发展史分为自发和自觉两个阶段,对信息发展脉络进行了详细地梳理,为我们了解信息的本质和发展规律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框架和视角。 理解信息不仅有助于我们在工作和生活中进行有效决策,也有助于我们理解未来经济发展的趋势。同时,书中讲述的成功的人、成功的做事方法,也能够为我们提供有益的借鉴和启发,让大家能够获得可重复性的成功和可叠加式的进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