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日报

梁婆婆今年80岁。一晃,她已在成都华兴街的老宅院中住了半个世纪。16日,记者在梁婆婆家看到,就在她家进门的左手边,有一口老井。这口老井,曾经是梁婆婆一家和附近居民的饮用水源。......

  梁婆婆今年80岁。一晃,她已在成都华兴街的老宅院中住了半个世纪。16日,记者在梁婆婆家看到,就在她家进门的左手边,有一口老井。这口老井,曾经是梁婆婆一家和附近居民的饮用水源。随着成都自来水的普及,老井早已被填,废弃的井口也被许多杂物所掩盖。

  成都的地下水向来十分丰富,“挖地三尺,便有水”。省作协会员冯水木先生告诉记者,据统计,清朝末年时,成都市区的水井有2515口之多,而当时的街道为516条,差不多每条街有4口井。那时,这些老井具有饮用、洗濯、浇灌花草以及消防的功能,极大地方便着老成都人的生活。

  冯先生童年时代关于井的记忆,如今仍历历在目:“母亲不论冬天还是夏天,都喜欢用井水洗衣服。同河水相比,冬天的井水是温暖的,洗衣服一点也不冻手;夏天,用井水淘衣服,感觉凉冰冰的,很安逸。”

  成都人与老井的这种千丝万缕的关系,从那些以“井”命名的老街名中,便可窥见一斑。如位于老南门的凉水井街,位于府河附近的水井街,还有玉带桥附近的大井巷、纱帽街附近的诸葛井街、少城井巷子,新南门王家坝的铜井巷,以及铁箍井街等等。

  铁箍井街有一口铁箍井。顾名思义,铁箍井的井口镶了一圈铁皮,是为了防止打水时,井口被桶损伤。解放前,铁箍井米花糖名闻老成都。因其吃在口中,口感特别酥脆,易化渣,其中的花生米尤其香脆,使人回味无穷。当时,连成都的政府要员都经常前来订购,生意好得不得了。

  铜井巷有一口铜井,井底有一块铜板,铜板上穿了很多小洞,以起到过滤、净化水质的作用。以前,铜井巷有一户陆姓人家下的素面十分好吃:红油放得重,面里还有芝麻酱、葱花,当时成都最好的“太和”酱油———味道不摆了!每天,这家人都挑着担子,到原华西医大去卖素面。华西医大的女学生最喜欢这又香又辣的素面,她们一边辣得直吸气,一边口里喊着:“好吃!好吃!”

  一担面很快就卖完了,每天都有很多女生吃不到。所以就有很多学生建议:“干脆在家里煮面,不是更好吗?”于是,这家人索性在家里开起了素面馆,生意十分红火。解放后,就成了老成都的名小吃——“铜井巷素面”。

  水井街也是因水井而得名。正是在水井街,后来发现了全兴酒烧房。经冯先生考证:“水井街地处府河边,离望江楼也不远,井水自然比城中井水的水质好,以此水为原料酿出的酒,味道自然甘美。也许,这正是在水井街发现全兴酒烧房的缘故吧。”

  成都历史悠久,古城中很多文物,包括老井在内,都打上了历史的印记。冯先生说:“成都现在最有历史的就是老井,虽饱经岁月风霜,依然幸存至今。”这些老井井口造型各异,有圆形、八角形,还有菱形。有的很简约,有的则十分结实,井口还雕有花纹。

  说起成都老井,就不得不提薛涛井,因为薛涛井是成都现存的井中最大、井口建得最好看,也是最有文物价值的古井。

  薛涛是我国唐代著名女诗人,以流传后世的近百首诗作和以她命名的诗笺———“薛涛笺”而名扬古今。薛涛井位于望江楼公园建筑群内,旧名玉女津,是明蜀府仿造薛涛笺时才以薛涛为井名,因称“薛涛井”,即在明中叶,已误认此处是薛涛制笺的故地。清康熙时于井旁立碑,题“薛涛井”。

  诸葛井街有一口双眼井。双眼井就是两个井口,但实际上井中的水是通的,目的是为了方便附近居民用水方便。据说,这口双眼井乃三国时诸葛亮亲手开凿,以前纱帽街附近还曾经建有诸葛庙。

  成都龙泉驿洛带镇有一口洛带井。相传三国时,蜀王刘禅曾前往甑子镇(现洛带镇)钓鱼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又一个小时过去了,可他始终没有钓到一条鱼。再看旁边一位老者,悠闲之中,已钓了很多鱼;这不,又是一条大鱼!刘禅看得眼红,立刻扑过去抢……不料,身上的玉带掉进了旁边的井中(人们于是纷纷传言,因玉带象征王权,这预示刘禅的江山快要坐不稳了)。后来,此井就被叫做“落带井”,此镇就被叫做“落带镇”。再后来,去掉“草”字头,就成了“洛”字,即现在的洛带井,洛带镇。

  正通顺街巴金故居旁也有一口双眼井,政府已将其作为文物,修了石栏杆进行保护。目前井中仍有水,但已不能饮用。巴金每次返回成都,都一定回去看一眼这口老井。冯先生说,1987年巴金最后一次回成都,专门坐着轮椅回来看故居旁的双眼井,回忆他童年在井旁玩耍、摘果子的情形。\(冯水木先生供图\) ■本报记者陈宇

上一篇:相询老成都 清末两千水井今何在? 下一篇:铜井巷素面

水果沙拉

春节家宴十大菜式
照烧鸡腿的做法
冬至吃汤圆 南瓜白豆沙汤圆的做法
防秋燥上火食谱:酿苦瓜
水饺食谱推荐-双色鱼肉水饺
开胃食谱推荐:糖醋仔姜